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非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忆 旧  

2010-02-08 11:40:18|  分类: 其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忆  旧 - 非文 - 非文的博客

春节与叶凤翔老师合影

忆  旧 - 非文 - 非文的博客

后排左起第4人为[赤子吟]的作者陈炳南 ;

后排左起第5人为[卷地风来——右派小人物传记]的作者茆家升;

后排左起第3人为[教子求学坎坷路]的作者宋隆福;

余下的朋友都是子女在欧美等国的留守人士。

 

近,我见到了阔别已久的老同事陈炳南。他们夫妇2人旅居美国多年回来探亲,我有幸看到他的自传[赤子吟],在成书5年之后。

在[赤子吟]的[[回声集]]里,我看到了许多熟悉的名字:省文联的苗振亚、上海援皖的干部李根梅、老局长李轩、[卷地风来——右派小人物传记]的作者茆家升等,这些老上级老朋友,以及他们身上的那些闪光的东西,让我终身难忘。

七十年代末我到XX局工作时,年龄最小资历最浅,被分配在政秘科做打字员。我的科长李根梅,是一位50岁左右的女性。李根梅老大姐外表浓眉大眼和蔼可亲,对人一付热心肠。我们是新组建的单位,调入的干部大部分是十年动乱后落实政策来的。她这个政工科长,整天笑呵呵的忙着帮人做好事。想方设法给过去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落实政策。她跑上级找领导找熟人磨嘴皮,她工作的唯一目标就是在干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事。

李根梅夫妇都是五十年代上海支援安徽的干部。她常常和我说起初来安徽时的景象:那时正值三年困难,安徽是重灾区,农村是十室九空饿蜉遍地。她所在的工作组,整天就是想办法找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,救助农民。比如水浮莲[蓝藻],说是营养高冠名“人造肉”,其实只要是吃不死人的植物都捋光了。一次,她跟随村村干部检查核对人口,到了一户人家,进门就闻到一股恶臭。女主人和孩子没有遮羞的衣服,全家蜷缩在一张破床上,上面盖着唯一的破棉絮。村长上去揭开破棉絮,发现男主人已经死去多日,为了领取他的那份口粮,他们一直把他盖在床上装病,直到尸体腐烂发臭不能掩盖为止。李根梅谈起六零年她生孩子时,保姆在黑市给她买了一些鸡蛋。她觉得这是在犯错误,违背了国家政策[那时不许农民搞自留地和卖农产品]。保姆不买帐,说:“你是国家干部我不是,我只知道女人坐月子要吃鸡蛋!”这也反映了她在当时极左政策的现实下的矛盾心理。

30年后的今天,我在[[回声集]]一书中看到她丈夫对妻子李根梅为人的评价:“人们都说她是“好人”,其实她不是什么“慈悲为怀”或“菩萨心肠”式的好人,而是她不能适应和容忍“左”风下的生存环境,怀疑那些作为的正确性,并对落难者抱有天然的同情。正因为这样,她常常要检讨自己的“右倾”。她之所以没有被打入另册,只是由于产业工人家庭这块红牌子,才使她免遭不测........”。

李根梅善良的人性超越政治,超越偏见,是一种难能可贵的优秀品质。她选择了同情和帮助遭受不公正待遇的人,这在当时的社会氛围下,是需要勇气的。李根梅的思想和行为方式深深地影响了我,这就是善良的力量!

 

苗振亚先生,失去联系已经多年了。

那个当年“不愿为五斗米折腰”、“不愿吃‘嗟来之食’[自言]的书生,给我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。七十年代初,前《安徽文学》副主编苗振亚“弃文从医”[当年鲁迅可是弃医从文的啊?!],自愿陪当医生的妻子下放到农村。他在乡下开了一个中药铺,每天行医坐诊,给农民治病。这位才华横溢的文人[我母亲的评价],是自学[中医]成才的。见到他时我才十六、七岁,被他的才学和气质所吸引,常常到他家去玩,像个文学青年一样向他求教。他对我的文学潜质影响很大,堪称我人生道路上的良师益友。

在[[回声集]]一书中,得知他又回到他的老本行,在省文联工作。于是到谷歌上一搜,搜到他的许多大作:[ 看章乃器如何做人]、[走运的钱穆 背运的陈寅恪]、[汰优的年代]、[大学是个不一样的地方]、[怎么就忘了李广田]、《气功世界》、等等。

在袁敏的[活着真好]一书中有这么一段:“在心里感激苗振亚,我更不会忘记是苗振亚书写的“医道怪杰”让几乎走投无路的哥哥和我们全家看到了一线生命的曙光。”。苗振亚原来是[清明]的副主编。在他执编[清明]期间,[清明]是全国数得上的大型文学刊物。他退休以后,曾三下武汉,采访写作了[神医杨同金]。他大概从此以发掘中国文化、中医药宝库和奇才为己任。”

原来,苗振亚现在是兼文兼医,老有所用,笔耕不断。四十年光阴过去,他仍然是我崇拜和景仰的人。

在此引用一段苗振亚给陈炳南[赤子吟]一书的序言:

“近些年,也许是可怕的社会健忘症,让国内的人文学者不断呼吁,要抢救一代人的记忆。这段记忆,就算是一场噩梦,一次失误,也是那么惊心动魄,刻骨铭心,千万不能淡忘。作为一个民族,如果对不光彩的历史都避而不谈,那还怎么吸取历史教训?其直接的后果将是一代又一代新人对历史的无知,苦难迟早又要来到眼前。

我想,很多人把来自政治冲击的灾难当成自己个人的事情。诚然,受难的是自己,但想一想是谁让你受难的?这种灾难是否可以避免?,也就是说,这种灾难原本是否可以不发生?这样一想,它就不在是个人的事情。

我们说,有能力做坏事,也想做坏事,却不能做坏事,这是没有机会;有能力做坏事,又做了坏事,这是因为存在着做坏事的机会;能够让大量具有做坏事能力的人做了坏事,这显然是存在着名正言顺的大机会。无庸直言,这几十年,我们以运动和变相运动的方式,提供了太多这样的机会,为了利益,坏人成了气候,原先并不算坏的人也学成了坏人的样子。当然,今天的中国正在改革开放,与国际接轨,与昨天相比,真的是天翻地覆了。但是,我们不时地也会看到,当年所看到的邪恶,披着新的外衣又来到面前。从改造人性上讲,我们也还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。”

 

我的这些老朋友,都是忧国忧民、善良人性的代表。是我人生道路上的良师益友,他[她]们的品行深刻地影响了我。过去的岁月,政治风云变幻,考验着人性和良知。好朋友能让你感受到人的人格魅力和善良的力量,从而使人不断完善自我,提高精神境界;反之,坏人让你看到的是邪恶和变态,让人感到无助、愤怒,要么是同流合污,要么是以恶对恶,不断侵蚀和恶化自己的善良品质。

 

春节将至,分外想念我的老朋友们,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们“愿好人一生平安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