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非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见过许多死人——写在7.13  

2014-07-13 18:06:09|  分类: 家事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见过许多死人——写在7.13 - 非文 - 非文
 
我见过很多死人,都是在文革中。
我最怕死人有时却不得不看。第一次看枪毙人是1966年,犯人是我的小学同学,2个只有15岁的男孩,据说组织反革命集团杀人了。我们小学组织学生开会先开批判会后看游街,游街示众时2个人满不在乎一副视死如归架势,就像【红岩】里那些革命志士一样含笑赴刑场。
几年后我所代课的中学查出一个反革命杀人集团,为首份子居然是我认识的一个高个子帅男学生,红卫兵的一个负责人。他临刑时我特意赶到卡子街口让他能看到我,他路过时果然看见我并微笑致意——难忘那含颌微笑的从容,现在想起来起码他们在临死前觉得自己是在为革命理想献身,也算是一种安慰,呜呼哀哉!
文革开始后经常在市体育场开公审大会枪毙人,我一边听高音喇叭里杀气腾腾的口号,一边偷看主席台下侧面犯人被枪毙时场面,那叫一个词”震慑”!震没震到反革命我不知道因为我年龄太小,反正我是被彻底震倒。
记得到刑场看枪毙人的场面,犯人五花大绑背后插一个标牌上面打上血红的一个大X,枪响同时犯人像木桩一样倒地,很是血腥。看行刑的人群就如鲁迅【药】中那个“沾人血馒头”的病人一样愚昧。每次挤到死人前我就想逃开,可惜到时脚有千斤重不听使唤,只能像木偶一样艰难地移步,我想现在的人终身也不会有此恐怖体验。

我见过许多死人——写在7.13 - 非文 - 非文
我见过许多死人——写在7.13 - 非文 - 非文
 
  
1967年7月13日,是文革时期芜湖市武斗最为惨烈的一天,后称 “7.13事件”。
据说事后有人到北京向周总理反映情况,周总理在接见各地造反派会上悲愤地说:“温州芜湖二地白色恐怖全国之最...."。小小的芜湖市在文革中居然以这种情况扬名。

1967年7月13日,芜湖地区军分区、武装部支持的“三筹处”用枪械武力将“联总”一方彻底赶出芜湖市,许多人被枪杀在逃往城南的鲁港镇路上,或长江边的芦苇荡中。随后几天中,“三筹处”在市二院举办了一个陈尸教育展览,组织各单位群众排队参观八名身装军服的尸体。他们横放在夏天的烈日下,身上爬满苍蝇和蛆虫。说是被“联总”一方打死的解放军,如有疑异者当场揪出,跪在腐烂得臭不可闻的死尸旁爬过去。

当时我母亲是同情“联总”一派的【中国人在任何时候都是有派系思想非左即右,领袖是操纵左右两派的高手,挑动群众斗群众是政治家的拿手把戏。演得过火了情况就失控,文革武斗就是最好的例证】。
那天母亲从外面回来,脸色惨白声音颤抖泪流满面,说是街上“三筹处”在杀人了,把长航【长江航运处】持“联动”观点的那些工人装在麻袋里,用铁锤砸死然后扔到长江里,码头那条路已经是血流成河了......。
哥哥的同学我家的邻居陆XX失踪好几天了【15岁的孩子不听家人劝阻非要参加造反派】,他是家中的唯一男孩,身为护士长的他妈妈顾不上其他,跑到市二院去认尸,一边哭一边跪着翻那一具具腐烂发臭的尸体。

芜湖一中一个普通的中学,武斗中就死了8个学生。一中“敢死队”和“红大”两派互相残杀,十几岁的孩子心狠手辣,在没有法制的环境下竟然以互相杀人斗狠。一位姓王的一中学生,长得块头很大,是一中“敢死队”的一员干将。他被另一派学生抓到捆绑起来关在房间内,用麻袋蒙住头几个人轮流用体育铅球将他活活砸死。
“红大”一个叫李光的学生,两派对峙时被流弹击中身亡【文革结束后放枪打死李光的学生被判15年有期徒刑】,学生抬尸体游行最后把李光葬在市烈士陵园最高处中央,树了一块巨大的碑,文革过后墓与碑被迁走不知所踪。
我那时刚刚进一中参加了“敢死团”是最小的成员,只当是好玩能在学校住宿吃食堂,跟那些大哥哥姐姐们在一起哄,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当自己这一派是最忠于毛主席的,对方一派是“保皇党”,我们是革命的对方是反革命。
武斗前夕我被父亲揪回了家不许出门。每当“敢死团”被打死一人,我就想去参加抬尸游行【被父亲管住不能出门】。一个叫胡晓九的高三大哥哥,温文尔雅戴着一副眼镜,经常夸我小小年纪就会写【七律】诗,让我对他既崇拜又好感,听说他被打死我难过的如同死了自己的亲人,想像着他就是革命烈士,如【红岩】中的那些革命烈士一样将会永载史册。
一中大操场旁有个大窑洞,里面堆满了武斗打死的人的尸体,都是用单位木制招牌或杂板草草钉个盒子装殓,东倒西歪一摞摞堆到窑洞顶,少说也有百十具尸体。
我家住在一中隔壁只有一墙之隔,天天到一中操场去学自行车去玩,有时和伙伴们约好到窑洞看棺木体验恐怖。
一中操场最恐怖的还不是操场旁边窑洞里的那些棺木死人,而是哥哥同学石x的哥哥,一具孤零零的棺木放在一中操场的跑道上无人问津,我学骑车时远远的就怕经过他,可是鬼使神差地每当骑到棺木前就直挺挺的撞过去,每次都吓得我弃车逃跑。
那具棺木被好奇的孩子掀开了棺木盖,露出了死人后又被人挑开衣服,从一具尸体逐渐变成腐肉最后变成白骨,学生证等散落在棺木周围的草地上——还要听哥哥绘声绘色的说与死者弟弟的交往,真是毛骨悚然。
据统计1967年-1969年期间,芜湖武斗事件有几百上千人死亡。一些不大的单位死2、3人是常事,如芜湖灯芯绒厂67年上半年就被打死二人。芜湖一中二派互相斗殴死亡八人,还有芜湖电校也是出了名的。死亡较多的单位如芜湖造船厂、芜湖纺织厂、长航等等稍大的企业。

文革中的暴力事件,尤其是血腥的武斗事件,是文革史的重要部分,我们只知道多少当官的,多少知名人士受到迫害,但忽略比之多出几千几万倍的平民为此奠祭的生命。

    网上流传“文革中伤亡最严重、最惨烈的十大武斗事件”芜湖7.13还不在其例。据说中共中央曾经有一个调查组,专为文革武斗事件进行调查,经向当事人了解情况、经整理相关材料、复核有关资料后统计出:从1966年至1975年间,向当地革命委员会、政法部门、军管会(组)报案、备案,伤亡10人或以上的武斗事件有57227件,其中伤亡100人或以上的武斗事件有9790件,地方驻军奉命介入的事件有2355件;申报、报案亲属失踪的有227300多人。

这些无辜的生命早就被人遗忘,随着他们的亲人老去逝去,那段惨烈的历史就淹没在历史的荒原中。既然当局不愿意重提文革,从来没有人提起过他们,他们的死逐渐虚无淡化了。

感叹历史,记忆尚在的人们实在不应该选择沉默。写下这些能让后来的人知道一些历史残酷的真相——每当看到愤青就想起当年的红卫兵,如同一辙,如果不建立法治社会是要用血来付出代价的,我很赞赏韩寒的那句话——暴力革命只会产生心狠手辣的新的野心家,期望社会和平安定,走向民主法治。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