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非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抢房记  

2014-07-30 10:32:01|  分类: 家事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房子一直是中国人的心头之痛。十八年前,我就为分一套60多平米的房子,弄得丢官弃职毁一世名声。

我们政府机关相对企业来说,房子是特权之一。我们单位前后二次买房造房作为职工福利,小单位包括未婚者在内,几乎所有男女职工人人都分得一套住房,一半以上职工都拥有2套住房【夫妇对方原来有一套或者在原单位有一套】,房子富余大家心照不宣相对公平平衡一点就好。
我那时是局长夫人,机关福利分房跟着老公走,享受他的70平方以上大套待遇,省却本单位的分房矛盾。因为不要房子,机关2次分房都被推选为分房小组组长,实在是一项吃力不讨好的事,好在我没有私心为人光明磊落,二次激烈的群众矛盾利益厮杀【闹到市委市政府组织部纪委部门】,最后都息事宁人,以绝大部分职工满意收场。

轮到我需要房子时时运不济,分房已过单位刚刚换了头子。
我那时刚刚离了婚被净身出户,从局长夫人沦为丧家之犬没有了窝,单位里有一60多平方米的旧单元房空置,按理可以调剂先解决我的燃眉之急。可是才到任的新局长Z根本无视我的窘境,与他谈房子问题他听都不要听,还阴阳怪气地说:“怎么能给你分房,那我们不是鼓励离婚了吗?”
无奈之下我只好租房栖身,与他商量报销房租的事,居然也被一口回绝,说:“过去是过去【的政策】现在是现在,到我手里都得另立规矩....”。我没承想“一朝君子一朝臣”,过去按政策分房租房的条件都不算数了。

这位Z局长特点就是心胸狭窄性格偏激,据说当年因为二强相争县长位置难决上下,临时决定让他【县办公室主任】上位的,算是捡了一个皮夹子,只干了11个月县长就被市委以“能力有限”拿下,没有犯错误的他里子面子都过不去,满腹怨气没处出正好拿我撒气。
我这个B型血与局座的A型血犯冲,我不屑他工农兵地方劳动大学资历水平,他更看不惯我清高的做派,也久闻我凭自己能力考上县干的名气,就像贾府里王夫人见不得晴雯一样——特不待见我,非要拿我示范给我一个下马威,确立他在这个新单位的权威。

当过二任分房小组组长,除极个别人之外,我与单位同事关系融洽,我对人热情善良没有城府,一根直肠子的性格大家都很了解,轮到我有难处了很多同事伸出援助的手。
单位里很多人给我出谋划策,有人建议我:
一,到局长家闹,吃饭时端他家碗晚上赖着不走,让局长不得安生;
二,一哭二闹三上吊威胁局长,说女同志这招管用。
汗颜!这二条我思虑半天觉得我实在做不出,被同事之妻啐了一口“你这个没X用的,换着别人试试看,他就欺负你这样的文人。”同事又出点子:“你不是有个哥哥吗?听说他在社会上有些名声,让他充黑社会吓唬吓唬局长,否则他不知道厉害!”

第二天哥哥到我单位来了,一边上楼一边咋呼:“哪个是Z局长?我来会会他....”,我从办公室出来拦住哥哥,大声说:“Z局长不在,我的事不用你管”,哥哥不依非要见局长,同事都出来好劝歹劝地一番,哥哥才放话走人。
事后副局长偷偷告诉我,局长当时吓懵了,问副局【也是暗中支持我的】:“她家不都是文人吗?怎么还有个二吊蛋?!”。副局趁机吓唬局长:“她家有一个出了名的黑道白道通吃的哥哥,你不知道吗?不能惹他,说不定会捅出大麻烦呢?!”局长沉吟良久,终于不再像原先那么狂,装傻不再提房子的事。

转眼我在外面租房已经3个多月压力好大,局长不再提房子的事,我可是度日如年啊!
同事们又帮我出点子“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住进那空置房,变被动为主动”。
我看拖下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我急Z局长不急,也只有抢房这一条道可走了,特理解如今上访的拼命的,不把人逼到死路,谁走这一步啊!
讲起“抢房”二字难听,实际上就是请人去空房换了一把锁,搬了几件家具进去,并没有与人有任何冲突。住了一个星期没有动静,只好自己去告诉Z局长,我已经住进去了。
Z局长殚精竭虑与我斗智斗勇就是没想到我“抢房”这一着,气急败坏地召开全局会议,让我立即搬出,并安排2个新调来在外租房的男同事去房子里住。我对二位男士说:“你们若敢进去,我就请人把你们当流氓打”,那二位对Z局不安排买房本来就一肚子不满,也不愿去要那个旧房子。所以尽管Z局虚张声势想赶我出来也是很困难的。
我要求按文件规定局里开职代会,投票表决房子问题,如果群众不同意我住睡马路都没意见【我心里有底气】。Z局不知道我在单位的好人缘,立即召开全局职代会就我那套房子问题表决,结果除了2个想调剂房子的职工自己投自己一票外,几乎百分之百地给我投了赞成票。
职代会投票表决后,事实上宣告我抢房成功。


为抢房我与Z局从此结下梁子。
Z局初来时常说:几十万人【县长】都听他的,不相信你们几十人【单位】他治不了,没想到新来伊始就被一个女同志拿下,着实丢了面子。
打那以后,我就慢慢开始为这套房子买单。
Z局为我定制各种小鞋,在工作中设置障碍,在升迁考评中打压,甚至从冶炼厂弄来个四十多岁的司机【工人】进公安取而代之我的位置。多次跑到市公安局要求把我下派到县里或到地方派出所任所长,跑到我当市长书记的同学那里告状,弄得我【抢房】恶名远扬。

  抢房记 - 非文 - 非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系统内荣立2 次三等功      
 
我从人才一下子沦落为末等职工,正如那副对子:
“说你行你就行,不行也行;说不行就不行不服不行!”
与几年前考官时相比,真正是“凤凰落毛不如鸡”啊!在Z局掌控下的六七年间,官场上我是越混越差被彻底边缘化,没事时还要被拎一拎;最搞笑的是我在系统内荣立2次三等功期间,能被Z局年终考核成不合格,一些落石下井的小人让我领略了官场险恶——凭我那根直肠子哪里是他们的对手!
终于在02年机构改革到来之际,我缴械投降打报告要求提前退休。

福兮祸兮?——一套房子!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