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非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总是辜负最爱你的人  

2016-11-20 13:40:05|  分类: 家事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一、织毛衣

 

日剧【深夜食堂】讲述了发生在一个小餐馆的故事,老板通过与客人交谈,讲述着一个个充满人情味的故事。今天看到第3集,一个颜值低傻乎乎的胖姑娘,一厢情愿地替心仪的男性织毛衣,以送毛衣表达心意却屡遭拒绝情节时,突然觉得心里一动,想起织毛衣的往事。

总是辜负最爱你的人 - 非文 - 非文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姨父姨妈的结婚照


 

小时候身上穿的毛衣,都是上海姨妈织的。据说因为外公外婆宠爱长女我的妈妈,结果惯出不会做家务、不会女红的母亲。姨妈因为不得宠,所有家务事都落在她身上。不巧得是母亲偏偏生出一对双胞胎女孩,姨妈有4个儿子却没有女孩,打扮女孩的重任自然落到姨妈身上。结婚后一直住在上海的姨妈感染了大都市的时尚气息,不仅是一个生活能手,织出的毛衣件件可以与工艺品媲美。


记得上小学时,我们姐俩身穿姨妈亲手编织的纯毛毛线衣,有一件织成绿和粉红条纹相间的V字形图案,还有一件织成黑和大红相间的孔雀尾图案,定格在记忆里,身穿那么时尚漂亮毛衣的一对双胞胎女孩,走到哪都会招来羡慕的眼光,经常听到同学老师和周围的人赞叹:“毛衣真好看啊!”、“有钱人哎".......。

六七十年代,物质生活极其贫乏,普通人家的秋衣大部分是纱褂子和卫生衣。纱褂子是一种用纱手套折出来的纱线打成的衣服,又重且不保暖,在腈纶毛线还没有发明的六十年代,织纱衣也叫打毛线,只有谈婚论嫁的青年男女才会有人织真正的毛线衣。看到过农村待嫁娘给自己和未婚夫织毛衣,很有仪式感的场面,幼小的我都能感受到新嫁娘的喜悦,那是她们一生中最奢侈的时候。

 

结婚生女以后,我从女孩迅速转变为母亲角色,捡起原来总是半拉子的打毛线活,替女儿织毛衣。母亲看到我替女儿织的绿白相间的格子毛衣外套、夸我无师自通心灵手巧——现在想来母爱是最伟大的,那是一种忘我的境界。

那时白天上班带孩子忙得昏天黑地,只有晚上熬夜织毛衣。一次母亲看到我替女儿她爸织毛衣毛裤,突然幽幽地说了一句:“你从来没有给我和你爸织过毛衣.......”。刹时间我楞住了,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,转而又觉得母亲很可笑,我忙成这样居然她还提这样的要求,太矫情了吧?

很多年过去了,我与孩子他爸分手了母亲也早早地去世了,岁月轮回我也到了母亲当年的年龄,细细回想母亲当年的心境,可惜一切不能重新来过。那个你全心付出为他织毛衣的人,把你伤害的遍体鳞伤;亲爱的姨妈因为种种原因居然没能去替她老人家送终;而付出一生的母亲却从来没穿过女儿织的毛衣.......。

 

 

二、姐姐


 总是辜负最爱你的人 - 非文 - 非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我和姐姐【右边的我生女儿后照片】

 

我比姐姐结婚生子早,当女儿呱呱落地后照看女儿成了姐姐的任务,我理所当然地接受她对孩子和我的悉心照料,以致养成了姐姐一切以我为重的习惯,好吃好喝的都先尽着我家。

八十年代中期,姐姐也结婚生子。有一次孩子她爸拿来科委的新产品赖氨酸给女儿【当补品】服用,站在一旁的姐姐突然说:“怎么不给我弄点,我家正中(姐姐的儿子)也需要啊!又不是市场能买得到的东西……【改革开放初期刚刚从贫困走出来,没有补品的概念,把微量元素当做神丹妙药】?我心里一怔,啊!怎么就没想到呢?姐姐什么事都想到我,我怎么就没想到她?看到姐姐满脸失望的表情,我一下子感到很愧疚。

 

我们总是辜负那个对你最爱最好的人,把一切给予视为当然。直到有一天你失去了这些【父母亲、姐姐都已去世】,再也没有人心疼你呵护你,你才明白母亲的心情姐姐的遗憾,她们当年那幽怨的表情像针一样,扎得人心里好痛,时时提醒着我要懂得感恩,永远不要辜负爱你和对你好的人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